网站标志
文章正文
打造原创音乐剧IP
中国星少年    2020-01-18 00:14:5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对连续创业者周晓来说,前十年的履历与他此次创业不无关系。这其中,又有两个 “苗头”。

第一个“苗头”于2016年埋下。在操办完一轮关注留守儿童音乐基础教育的公益巡演后,他与“儿童音乐剧”结缘。

第二个“苗头”则出现在两年后。17年年底,周晓确诊双相情感障碍(躁郁症)。经历8个月的休养,他决定做一些“小而美且有安全感”的事情。

于是,2018年6月,“如果音乐”成立。这是一个专注儿童音乐剧研发及产业延伸的团队,旗下正运营原创音乐剧《阿噗先生》及韩国知名儿童IP《凯利和朋友们》。

当下,“如果音乐”计划从儿童音乐剧入手,以音乐剧巡演的方式展开与各地城市合伙人的合作,在不断完善线上内容品类的同时,通过线下戏剧空间、亲子戏剧工作坊等产品与用户互动。

目前,作为系列音乐剧首部,《阿噗先生之守护星光》已于今年12月在北京完成首演,且计划在明年展开全国巡演。

1

草蛇灰线

职业生涯初期,周晓在电台工作了8年,一直致力于通过主流媒体传播独立音乐文化。2008年,时任长沙电台音乐频道活动部主任的他打算在湖南办一个音乐节。

于是,“长沙·橘洲音乐节”于2009年9月25日在橘子洲头发出第一声呐喊。

首届“橘洲音乐节”两天万人的规模,在当时对一个全新音乐节品牌来说可谓惊人,周晓将这一成绩归因于“会员社群”的运营。2008年,音乐节筹备之初,周晓就带领团队用“广播节目+线上论坛”的方式在长沙集结了一群原创音乐和独立文化的忠实爱好者,他称之为“会员”。

之后,年轻气盛的他想追求自己的一番事业,遂于同年离开电台,创办“贝拉音乐”,这是一家独立音乐数字版权管理公司,除了帮音乐人在海外音乐平台发行作品外,还为合作的乐队安排全国巡演,试图用数字音乐发行带来的收入帮助音乐人们体面地巡演。

在全国十来个城市为四五支乐队做完巡演后,公司迟迟没融到资,用周的话说,“步子迈得太大”。资金链断裂后,“贝拉音乐”的旅程宣告结束。

机缘巧合之下,周晓进入亚洲最大公播音乐公司——日本USEN的中国子公司任COO。在这段经历中,周晓深感自己“学到了数字音乐版权管理及B端业务的模式。”

注:公播音乐指为企业在公共场所播放的正版背景音乐。

由于公司战略调整,周晓离职并于2011年二次创业——创立“远声科技”,运营面向企业的公播音乐管理SaaS系统 。

其时,国内同类型公司有四五家,于是,周晓打算“和同行分一分市场”,走“下沉”路线,主要服务三四线城市。

有感于国内版权环境仍不明朗, “下沉”策略虽财务模型健康,但规模化前景未卜,2014年,周晓接受朋友邀请,加入一家即将在“新三板”挂牌的传媒公司,担任CEO。

作为文创公司高管,艺术与商业间的两难让他非常“分裂”。“当你进入到一种一切以财报为导向的思维方式的时候,内心很空虚。明明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,可是很多时候又不得不去急匆匆地做你很难接受的事情。”

身份认同的困惑外,安全感的缺失及期望值的失衡也让他倍感焦虑。

在分裂与焦虑状态的双重倾轧下,2017年年底,他确诊“双相情感障碍(躁郁症)”,2018年,他休整了足足半年。

这段工作经历虽因身体抱恙告终,但周晓认为自己收获良多————“真正体会到规范经营的价值。”

2

儿童音乐剧

在养病期间,周晓意识到“期望值管理”是对抗焦虑的重要因素。“这里指的是对某些事情有不切实际的乐观判断,理应冷静下来想想能做什么,不做什么。”

于是,历经8个月的脱产休养,在病情好转之际,他决定做些自己感兴趣且“小而美”的事情。“而且,商业模式上需要有安全感!”他补充道。

2018年6月,他创立“如果音乐”,并和团队一起,把目光投向儿童音乐剧。

这主要缘于,早在2016年,他们便策划过一个名为《音乐梦想家》的高校公益巡演项目,主题为关注留守儿童的音乐基础教育。

巡演完成后,周晓和团队到湘西展开为期三周的支教。在与当地老师交流并走访当地家庭后,他们发现了一个令人沉痛的现象,“性侵防范意识及性教育的启蒙,在贫困山区比我们想象中更迫切”。

由此,“如何唤醒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”在他心里烙下印记。

将时间拨回2018年,周晓打算让16年的“种子”生根发芽,为“少儿自我保护启蒙”做些什么。

7月,“如果音乐” 在南方举办了防性侵音乐剧《星光守护者》的巡演,该剧讲述了一群住在森林中的孩子们,战胜邪恶势力,成为“星光守护者”的故事,并用“星星”隐喻隐私部位,让小观众在观看中接收自我防护知识。

但周晓发现,“星光守护者”是一个抽象概念,并没有具体形象。“需要将它物化。”

在团队一番天马行空的畅想后,“星光守护者”演变为一只名为“阿噗”的小狗。“阿噗是小朋友的‘保护神’。他会在一旁观察孩子的行为,观察孩子和家长的沟通,提醒孩子危险的出现,并帮助孩子培养勇敢、坚强、善良的品质。”

在这之后,“如果音乐”联手儿童音乐剧专业制作团队,包括知名制作人王赫崎、导演李曼溪、编剧张耀文等,创作“阿噗先生”的音乐剧内容。周晓介绍,除了自我保护,未来还将在系列音乐剧中探讨家庭教育、心理健康、校园霸凌等话题。

经历一段时间的打磨期,今年12月1号,《阿噗先生之守护星光》在北京鱼与剧场首演。在剧情中,阿噗需消耗自己的能量保护主人公,终因体力不支倒下。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在场的孩子们自发地点亮荧光棒,为阿噗呼喊打气。

这让周晓也感到意外,“虽然剧里有几幕对胆小的孩子来说有点可怕,但小朋友们都还挺投入。内容能被观众接受,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”。

3

不只做品牌授权

在原创IP之外,今年7月,经过三个月的沟通,周晓和团队飞往首尔,签下韩国知名儿童IP《凯利和朋友们》在中国内地的代理权,近期也将研发儿童音乐剧《凯利与丑小鸭》。

周晓直言,“如果音乐”仍处于投入阶段。他自嘲地笑笑,“黎明前的黑暗”。

谈及对“凯利”这一IP的青睐,周晓称原因有三。“首先,这个IP有超过5000集的影视内容和400多个SKU,产业链非常完备,我想对标这么一个榜样;其次,韩国公司很擅长本土化,这是我们想要学习的;最后,我们也想‘借船出海’,加速我们自己IP的打造。”

目前,《凯利与丑小鸭》音乐剧的选角活动正在筹备中,周晓计划对这一系列音乐剧采取直营模式。

反观《阿噗先生》,当前为城市合伙人加盟模式,且将推行周晓在多年前未能一展手脚的“下沉”战略。

周晓向 音乐财经(ID:musicbusiness)透露,《阿噗先生》的代理商主要集中在湖南、广东、山东、安徽和江浙沪地区,他也正和城市合伙人们筹划明年的巡演计划。

一开始,周晓和团队打算将音乐剧IP做起来后,专注品牌授权,但他的观念逐渐转变,“长远来看,仅仅只发展城市合伙人的模式很容易失控,还应考虑更多可能性”。

况且,他和同事在调研后发现,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到2020年,6至12岁的小孩数量将达2.45亿,且去年我国儿童剧观众达654万人次,已成为第一大戏剧市场。“平均一个家庭一年在小孩身上花1万块钱,这就是个2.45万亿的市场。”他深感“单纯把产品做好还不够”。

目前,“如果音乐”正在与几个重点市场的地产商合作,推进“如果·戏剧空间”微型剧场的落地。周晓还表示,“我们计划通过微型剧场的运营,以‘如果有戏’会员服务系统为管道,用儿童音乐剧演出、亲子戏剧工作坊、儿童戏剧教育等方式聚拢各地会员。”

未来,“如果音乐”还将陆续开发系列声音读物、教育产品和周边产品。“说到底,想为用户在儿童戏剧和儿童大消费之间搭建渠道。”周晓道。

创业观察| 麾下20+古风圈大大,年产歌曲300首,一个社团向国风音乐出品方的蜕变

“我也很乐见有听众通过我们,喜欢上国风音乐,多年研究后成为民乐和古乐大神,回过头来指点我们。”

创业观察| 音乐+文旅,为日本音乐提供“试验田”

日次元当前的模式,是为有试水中国市场想法的日本艺人和特色产品企业提供的一块“试验田场景”。

浏览 (85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